国产精品shihu
你的位置:国产精品shihu > 精品福利 >
甜宠剧,无牌疾驶
发布日期:2021-10-26 07:48    点击次数:144

作者|维罗妮卡。

编辑|李春辉。

毫不夸张地说,2020年是甜宠剧井喷之年。

《下一站的幸福》、《冰糖炖雪梨》、《流言中的陈倩倩》等。,不断爆炸,有近30只甜蜜宠物待播。8月播出《少女》《我爱你》等10部电影,9月《半是蜜糖,半是伤》《我爱你》等12部电影再次来袭。毕竟今年疫情下生活太辛苦,观众急需糖疗。大大小小的影视公司都在寒冬中预热,制作成本低、周期短、收入稳定的甜宠剧。

追溯“甜宠剧”一词的由来,我们要回到2017年。四十二场吻戏,疯狂撒糖的《两个世界最喜欢的公主》,成为一部甜宠剧而出名。甜宠剧从爱情偶像剧的亚型中爆发,一飞冲天。优衣堂、芒果、搜狐都组成了一个特别甜的宠物剧场,有着自己花哨的名字。

然而,时隔三年,甜宠剧的大规模发展依然是“无证超速”。

首先,没有大的标签。做甜宠的大标签是什么,类似早年以仙侠剧、剧起家的唐人的快感?确实他们连自己的营销稿都吹不出来。

其次,连一个能在行业内外达成共识的小精品标签都没有。比如悬疑剧有五元,青春剧有小糖人。以“无奈老板”系列著称的华晨美创,号称甜蜜宠物第一品牌,但知名度不高,也从未融资。资本市场是否不看好甜蜜宠物的故事?

即使单个剧集倾泻而下,也很少有口碑好、讨论时间长、后续品牌效应好的优质甜宠剧。大家都把甜宠剧当成“小玩意”,谁愿意献出自己的心?

入局公司很多,但最好的产品来自电影公司。

进入甜宠剧的玩家可谓乱炖一锅,鱼龙混杂。

互联网、广告、艺人经纪、电影公司,还有一群默默无闻的“路人A”,听名字就很甜的影视公司,有优草、新笑、陌陌...

“网校”是甜蜜宠物领域最大的学校。包括梅颖、奈飞、赖克等。,由于网大拆账模式领先于剧集,这些公司转向了剧集领域,并且大部分都开始买卖拆账甜宠剧。

梅颖传媒的《小主慢行》和《美丽的金子》分别斩获7000万和5500万票房账户,将这一分账甜宠剧推向了行业前列。然而,网大要成为高质量的产品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“网校”显然不是甜宠领域的天才学生。

甜宠江湖资质最好,也是老牌影视公司。华策是最早的甜宠布局类型。去年《亲爱的,爱》走红后,华策出演了两部甜宠剧《下一站是幸福》《温暖,请多给我点建议》《余生,请多给我点建议》即将播出。有一个很大的趋势是增加更多甜蜜的宠物剧。

看到华策以“小而广”稳住了业绩,中广田璇、鲁花白娜、汉手玉川、完美世界等上市选手坐不住了,纷纷拍出甜宠剧。就连小米也和华谊旗下的新生堂合作了甜宠剧《花房大厨》,宁萌投资的杨乐影视也参演了甜宠剧《孟非家道》。

这家明星公司忍不住成为了甜蜜宠物领域的大玩家。刘诗诗的“夫妻店”稻草熊刚,播出了根据电影《爱你》改编的甜宠剧《我爱你》。杨幂的《嘉兴与杨洋》和宋茜的《月开》紧随其后,甜宠剧《春佳小姐》是诉讼律师,国子监有女弟子。

资本市场崩盘后,前“青春电影”掌门人郭敬明、赵薇今年选择从甜蜜宠场回归战场。京兆国股东合利推出《天下欠我一个初恋》,赵薇王侯旗下微影视出品《人人都想见你》,赵薇亲自上阵监制。两人连续两季参与《演员就位》的录制,使得挑选年轻演员作为战略储备成为可能。

但是,无论明星公司如何储备年轻演员,都打不过偶像公司。偶像公司每年都会频繁更新人才人选,近两年来,他们大举进攻甜宠剧领域。毕竟爱豆演员与甜宠剧有着天然的亲密关系,他们大多为自己的演员量身打造甜宠剧,以达到双赢的效果。

唧唧,丝芭传媒,天浩史圣等。相继推出了甜宠剧《哦!《我的皇帝》《汐传》《你好神枪手》等。

但这些公司只把甜宠作为重要的业务线,并不专玩“甜宠”。全职出演《甜宠》的三家华晨美创、白柳影视、禹州影视,背景各不相同。

华晨美创是一家广告公司,负责留白的毛潘凤是欢瑞的前高管,而则有莫莫撑腰。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人人都有爆甜的宠物剧,但资本的命运却如此可怜。

但即便融资1.5亿元,估值15亿元,剧集《亲爱的公主病》距离“爆款剧”的定义还有一定距离。今年的《流言中的陈倩倩》是由电影公司出品的邓超和俞白眉的橙色形象。

涌入甜蜜宠物领域的电影公司不在少数。庐阳除了早年的华谊和光明,还有酷鲸制作、戏剧角映、欢乐蓝海。这些“降维罢工者”会举起甜宠精品标签的大旗吗?在一次采访中,俞白梅说他们不想坚持一种类型。毕竟年初的时候,他们还创作了爆款职业剧《安家》。

甜度很难得到口碑,到底是制作人还是创作者哪个锅?

一位业内编剧认为,虽然豆瓣的《流言中的陈倩倩》评分7.5分远不及顶级青春剧《最好的我们》的8.9分,但已经算是甜宠剧口碑的天花板了。众所周知,甜宠剧很难获得大众的好评。

“甜宠不是脑残剧吗?”一位宁愿做青春剧也不愿做甜宠剧的创作者,直言不讳地对硬糖君说,大多数甜宠剧没有逻辑,没有走心的台词,没有演技。市场上充斥着“赚钱”的制作公司。当他们能做出三分努力得到八分收入的时候,谁会花大力气去赚很多认可呢?

一位甜宠剧编剧透露,并不是编剧不想出好名声,而是一旦向制作公司提出甜宠可以深度制作或者有内涵,就会立刻被反驳:“为什么甜宠剧需要这么高级?观众能看懂吗?观众只需要三套可爱的宠物。”

Sweet pet的三件套是sweet pet编剧调侃的黄金创作法则——霸道总裁、打滚、八席接吻、谁用谁灵。所以出现的是甜宠剧的故事设定和拍摄手法越来越单一。

甜宠剧作家应该是所有类型剧作家中最低的。因为甜宠剧的创作门槛低,如果现在从市场上招聘编剧,十有八九的简历都是甜宠剧做的。大部分公司为了降低成本,雇佣低薪的新编剧,新创作者的话语权较低,一般以制作公司的审美为主。

不过,也有制作人认为,甜宠剧口碑难上加难的关键一定在于创作者。通常新编剧拍完甜宠剧后,很少有人想继续创新,做甜宠剧。他们大多只是以甜宠为跳板,对甜宠不感兴趣。甜宠领域很难留住好的编剧,大部分创作者认为甜宠无法证明自己的能力。是造物主把甜宠当成备胎,占了甜宠的好处,却不愿意给甜宠起名字。

面对编剧和制作公司的相互指责,一些创作者质疑甜宠剧本身的类型,认为甜宠剧根本不是文艺创作类型。

甜宠的名字和定义说明它是一个功能性很强的产品,这就决定了它很难有深度。在青春剧类型下,空可以诠释和创作的太大了,而甜宠似乎把创作限定为只服务于“撒糖”。

一位编剧以自己正在创作的项目为例,原IP原本是一个关于一个伟大女性成长的故事。为了迎合当下甜宠剧的潮流,他们决定将其改编成融合女性成长的甜宠剧。然而在改编的过程中,我懊恼地发现,女主的成长线总是在和撒糖的爱情线较劲。就像《流言中的陈倩倩》一样,陈倩倩满脑子想着把故事推回家,不配合男主持人送糖果。这样写的结果就是一堆甜宠剧的观众质疑女主的崩溃。

甜宠剧的主持人和女主都被限制在送出糖的“魔咒”里,难以动弹。好在随着年龄的增长,甜宠剧的受众总会迭代,审美也会随着时代而变化。今年甜宠剧的女主,出圈了,性格独立,而不是配合发糖的工具人。

或许,这只是给工作室和创作者的一个信号:是时候做一些改变了。不管多甜,真的很无聊。

只有吸取台剧的教训,创新才能赋予可爱的宠物生命。

通过梳理甜宠剧的创作者,我们会发现,台湾省偶像剧的导演、编剧和制作人数量庞大。

偶像剧教母蔡志平团队,从新版《流星花园》到《我爱你》;爆款剧《亲爱的,爱》背后是台剧《花童转大人》的团队;《皆爱千岁成人》的导演陈正道和许肇任,都曾在台湾拍摄青春爱情片。在正在播出的《半是蜜糖,半是伤》背后,台湾省导演于忠忠是甜宠剧的中流砥柱,领衔剧集《亲爱的公主病》,一年制作三部甜宠剧。

台湾创作者在大陆甜宠剧的浪潮中起死回生,但同时也提醒大陆创作者,从曾经风靡全亚洲的台湾省偶像剧的崩溃中吸取教训。

由于流星花园的迅速崛起,台湾省偶像剧始终没有建立起成熟长久的产业模式。制作方长期短期经营,通过预售亚洲版权解决资金链问题,再降低成本复制套路。偶像剧一般每集不到50万,很多剧组只在演员开拍前一天才出剧本。

这样的恶性循环,台湾省偶像剧的辉煌,只持续了5、6年。

今年台湾省爆款剧《我想见你》由台湾省偶像剧制作公司友松娱乐出品。从2008年开始,这家综艺公司紧跟潮流,进入偶像剧领域。趁着“袁cp”,和受邀出演《我的十亿面包》。如果你跟随潮流而没有创造力,你肯定会很快沉沦。

即使友松娱乐在2011年终于回心转意,精心制作了“回光返照”——“我可能不爱你”,但也无助于偶像剧的没落。沉寂八年后,今年友松娱乐凭借《我们不能做朋友》和《我想见你》两部全新的偶像剧重新崛起,台湾省偶像剧再次出口全亚洲。

从《我的十亿面包》到《我想见你》,台湾省偶像剧创作者用了10年的时间才意识到我们需要多少年。